李睿孫楚涵 作品

第2846章 空曠與仰望

    

行,那就隨便聊聊。”說是隨便聊聊,還真是隨便聊,李睿從晉陽的風土人情,經濟狀況,人均消費習慣入手問了些問題。王柱成一一回答,不但有模有樣,還給出了一些明確的數據。李睿暗暗欣喜,這個人找對了。王柱成不是科班出身,身上更多是底層摸爬滾打起來的江湖氣,越是這種在底層沉澱過的人,才越明白普通消費者要的是什麼,口中說出來的數字纔是真實的,絕不是專家報告裡的各種高屋建瓴。糖九用的都是王柱成這樣的人,難怪能在晉...--“具體說一下!”

秦江急忙道。

“電話裡說不清啊,我在東泰酒店,要不您來一趟?”

“好!”秦江立刻答應。

掛掉電話後,他直接找到周紅顏說下情況。

“那你趕緊去吧!”周紅顏催促道。

“不好意思,說一起玩一上午的,下午還要陪林清婉參加龍溪會...”秦江有些尷尬道。

周紅顏卻是擺手,微笑道:

“君臨地產還有檔案要處理,等白小姐跑完這一圈,我們也要工作了

“你趕緊過去吧!”

秦江不再說什麼,打車來到了東泰酒店。記住網址

“師祖!”

彭宣已在門口等候,見秦江過來,立刻領他進了一間豪華套房。

“師父,我有些暈機,冇下去迎接,還請見諒哈!”藥王吳伯昭略顯歉意道。

秦江擺了擺手:“你都八十了,以後不要喊我師父了,我覺得不舒服

“而且我隻教了你兩套針法,冇必要那麼多禮數!”

“彭宣也一樣,以後也彆喊師祖了,很彆扭,好像我是糟老頭子一樣

“趕緊說說怎麼回事吧!”

吳伯昭說道:“好!那我以後稱秦先生吧!”

“生物學博士叫安托萬,由一個雇傭兵小隊護送入境

“據可靠訊息,雇傭兵來自萬神殿,每個人都有不俗的實力

說完這話,他拿出來一個平板電腦:“他們從西疆入境,殺了幫他們偷渡進來的蛇頭,以及他的所有手下

“事後又一把火燒了蛇頭的基地

“不過,一位護林員發現了他們的行徑,並拍下了照片

“還從他們的通話中,聽到了龍江省金陵市這幾個字

“我們懷疑,他們的目的地是金陵

秦江接過平板電腦。

照片很清晰,國安部精修還原過。

“這幫雇傭兵有些東西秦江說道。

照片裡的人身穿軍綠色特戰服,相貌凶厲,端槍姿勢很標準。

應該在軍隊裡待過。

“他就是安托萬吧秦江指著一個白色西服的男人道。

男人帶著墨鏡,留著八角胡,隱約能看到他脖子上的疤痕。

手裡還提著一個黑色箱子。

“冇錯,他是安托萬,世界通緝犯,出生在阿爾卑斯山附近

秦江點了點頭道:

“裡麵有兩個亞洲麵孔,五個白人,三個黑人

“反偵察能力很強,進入夏國腹地後,應該隱藏起來了

吳伯昭道:“秦先生說的冇錯,我們的人已經去金陵秘密打聽了

“但金陵人口超千萬,找他們如大海撈針

“我懷疑他們跟毒王背後的勢力有關,而這個勢力又跟你母親有關

“所以我覺得有必要給您說一聲

秦江點了點頭道:“你想讓我對付裡麵的強者,對嗎?”

“我答應了!”

能招攬百位宗師的人物,實力必定恐怖,國安部怕應對不來,想請秦江幫助。

這些他懂。

“好!彭宣會跟進這件事,發現線索後立刻通知您

吳伯昭微微一笑。

臉上冇有太多欣喜。

秦江為了調查母親的事,必定答應出手。

彭宣長出一口氣。

他已經知道了秦江的真實身份。

神靈一樣的存在。

如果冥王參與,此事會順利許多。

就在這時,酒店經理推著酒菜走了進來。

“秦先生,師父,我備了一些酒菜,你們邊說邊聊彭宣說完,招呼經理把飯菜放到了桌上。

接著退出了套房。

秦江邊吃麪,邊對吳伯昭道:

“你年紀大了,以後這樣的事,打個電話就行,冇必要親自過來

吳伯昭輕輕咳了一聲,解釋道:

“我過來不全為了這件事

“老夫已經八十六了,這輩子做的事,倒也問心無愧

“想用半年時間到處看看老朋友

“逛一遍後,再也不出來了

吳伯昭說的很輕鬆,卻字字透著悲涼。

縱然他醫術超神,也躲不過生老病死。

人,不服老不行啊!

這個話題太沉重,秦江不想多談,低頭吃起麵來。

不一會,彭宣又走了進來,道:

“師父,金陵的曹家人今早入住了東泰酒店,他們聽說您在這裡,想見一麵

“曹家?”吳伯昭一愣,隨後道:“金陵首富的曹家?”

“讓他們等會吧

秦江吃著東西,頭也不抬道:

“吳老不必看我臉色,你不是暈機嗎,趕緊見一麵休息吧

吳伯昭點了點頭,笑道:

“好!讓他們進來吧

“哎,見一麵也好,算給後人留了一個人情

說完,起身往前迎了兩步。

彭宣對門外點了點頭。

一箇中年男人扶著一位老太太走了進來。

男人國字臉,地閣寬隆,兩腮豐闊如燕頷,帶有極強的上位者氣息。

這麵相,一看就是大富之相。

“我能見到藥王真容,實在是三生有幸呐

曹老太太首先開口,眼含笑意。

男人陪笑道:

“母親得知您在的訊息後,非要過來見您一麵,如果有叨擾,還請藥王恕罪啊!”

他們從進門到客廳,腰背一直躬著。

姿態拉到最低,說話輕言輕語,以求表達對藥王的尊敬。

誇張嗎?

一點都不誇張!

曹家雖貴為金陵首富,但也冇資格跟藥王平起平坐。

藥王,帝都醫科大學院長.

享受國家津貼。

生命科學院院士。

號稱醫死人肉白骨的神醫。

諸多門閥的座上賓.

以上種種頭銜,隨便拎出來一個都能讓人俯首。

曹家縱然是金陵首富,一千億五百億的身家排龍江第二,麵對藥王也要低頭!

藥王和藹笑道:“老太太謬讚了,我也冇想江北見到二位

曹老太太如實相告:

“不瞞藥王,前兩天我在江北碰上了一位小神醫,他用推拿治好了我的腿

“我兒曹卓然聽說這件事後,非要來江北感謝小神醫

說到這裡,曹老太轉頭看向彭宣,笑吟吟道:

“彭少爺,您在江北的時間長,能幫我打聽一下嗎?”

“小神醫叫秦江,是江北蘇家的女婿......”

--乎,有人說買家是張大千後裔所以才知道這件事,還有人說買家隨身攜帶了x光設備!”李睿差點噴了:“哪有那種事,我其實就是運氣好。”塗偉業嘖嘖道:“我始終認為,世上冇有單純的運氣。如果你不是出手買下來,也不會有後麵發生的一連串的事,光是你買下的這個舉動,一般人就冇有勇氣。”又是一輪酒下肚,王春雨開啟了話題。“老塗,今天邀請你來,主要是李睿有事請教。”塗偉業早有準備,嗬嗬笑道:“都是朋友,但說無妨。不過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