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流風 作品

第986章 986 月票加更7

    

的眼神,這讓他心裏很難受。想到自己滿是抓疤的左臉,他想逃開的,又想到她是自個媳婦,早晚得讓她習慣,宜早不宜遲,也就僵著身子,忐忑地讓她盡情看個夠。蘇輕月突然覺得這麽盯著人看實在不理貌,何況二哥左臉有疤,萬一他誤會她歧視他了,怎麽辦?她可沒有輕視的意思的。她雖說上一輩子殺人的時候像剁雞-吧,真正對她好的人,她也是個知恩圖報的。為免二哥誤解,她輕啟了唇,“二哥,你比我好看。”依舊是無聲的,她嗓子痛得隻...蘇輕月其實並不習慣跟別人一起睡,哪怕是三哥睡她旁邊,也是好久才習慣下來的。

她覺得美嬌在四哥那碰了壁,她也不知如何安慰,作為好友,睡一個房間,她也沒拒絕。

後半夜三更。

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翻進蕭羽川家院牆,院牆建得比一般人家的高多了,那道身影從牆上翻下,不小心崴了下腳。

極力地忍著不發出聲音。

那人影從口袋裏掏出一根竹管,先是走到一排房間前,往其中一間房吹了迷、煙,接著又往另兩間房吹了迷煙。

接著,他用薄刀插、進門縫,一點點移挪開門閂,大搖大擺的走進房裏,“哼,那隻雜毛狗總算沒看到了,塢山村首富,明兒就會變成我了。”

由於給房裏的人下了藥,他也就安心地開始想翻箱倒櫃。

看到炕上睡著的兩個女子,不由眼前一亮。

借著月光,看到其中一個是鎮上來的陶大小姐,還有一個是一臉麻子的蘇輕月。

他搓了搓手,“鎮上來的大美人,千金大小姐,我可沒‘玩’過,先試試滋味兒再找銀子不遲……”說著,就輕手輕腳往炕上的陶美嬌壓過去。

還沒壓到美人呢,他的衣領就被人從後方揪著了。

“誰!”他嚇得喝一聲。

“你爺爺!”蕭羽川一拳頭照他眼睛打上去,“敢上老子家裏來偷竊,還想打房裏女人的主意,簡直找死!”

那賊人眼睛中一拳,差點給打瞎,他哀嚎一聲,馬上與蕭羽川扭打成一團。

蘇輕月本來就在假寐,區區普通的迷煙,怎麽迷得倒她這個神醫?

這賊人一進院子,以她的警覺性,就發現了。

想不到這不是普通的賊,居然還懂得用迷、煙把房裏的人先迷倒。

聽他方纔的話,說雜毛沒看到了。

想必他一直在觀注著她家的‘狗’的動向。

是啊,以她這幾個月賺了那麽多錢,惹來無數人眼紅,要不是家裏有條大狗看著,而且二哥與三哥看起來格外壯碩,一般的偷不敢上門,要是弱一點的,怕是早就有人上門偷了。

等著她家雜毛不在才動手,估計是怕一進院還來不及用迷-煙就被雜毛發,怕狗吠聲吵醒人。

蘇輕月之所以沒第一時間出聲,是想看看三哥的警覺程度。

黑暗中,蘇輕月下炕後對著那賊人的痛穴重擊幾拳,那賊人發出震天慘叫。

那響徹雲霄的慘叫聲大得估計整個村子的人都要聽見了。

附近的幾家人先後亮起了油燈。

隔壁的蕭熤山剛與李蓉兒‘快活’完,一聽到動靜,馬上披了件衣服趕過來,“三弟,是不是發生了什麽事!”

邦邦邦!邦邦邦!

使勁敲院門。

不一會兒,蕭家院外聚集了不少鄰居,有人在外頭喊道,“蕭家的,剛才誰叫那麽大聲?”

“家裏進賊了!”蕭羽川把那賊人打得趴地上動彈不得,這纔去開了院門。

院外的鄰居全都衝了進來。

蕭熤山喊道,“賊人呢?”

https://www.biqiuge8.com/book/33155/20469001.html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biqiuge8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iuge8.com後退兩步,“年輕人,你……你要做什麽?”“老人家別怕。”蕭熤山盡量用沒疤的右臉對著老阿婆,“我媳婦想吃青菜,就想問問您這青菜怎麽賣?”老阿婆拍了拍胸口,又看了眼幾步開外的蘇輕月,真有個小媳婦跟著,確定不是碰到惡人了,才放下心,“這青菜很大把的,中午才摘的,本來一把兩文錢,這天都快黑了,便宜點兒賣給你,兩把給個兩文好了。”蕭熤山放了二文錢在老阿婆的菜籃子裏,拎起兩把菜,朝蘇輕月看過去,正好看到她微揚...